首页 > 书库 > 《凌云九剑》凌云剑神 调教 凌云九剑女王受

凌云九剑

武侠已完结

《凌云九剑》是云灵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凌云九剑》精彩章节节选: 四下里的墙壁轰然倒塌,无数双眼血红的公牛如同魔鬼一般疯狂地向梁喜发冲来,丝毫没有因为墙的存在减慢了速度。 梁喜发好似没看到冲进来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9 18:18: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凌云九剑》是云灵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凌云九剑》精彩章节节选: 四下里的墙壁轰然倒塌,无数双眼血红的公牛如同魔鬼一般疯狂地向梁喜发冲来,丝毫没有因为墙的存在减慢了速度。 梁喜发好似没看到冲进来

《凌云九剑》免费试读

四下里的墙壁轰然倒塌,无数双眼血红的公牛如同魔鬼一般疯狂地向梁喜发冲来,丝毫没有因为墙的存在减慢了速度。

梁喜发好似没看到冲进来的无数疯牛,只是仰首望天,直到第一头口角挂着飞涎的疯牛冲到他身边一尺之内,梁喜发才含腰拔背似是要做蓄力动作。他手中软剑在其内力灌注之下瞬间绷得笔直,忽然梁喜发软剑一收,整个人化作一团灰影,瞬息间跃上了牛背,疾速向牛群的外围冲去。

牛群迅速集中,梁喜发人在牛背这上如履平地,极速向外围奔去。与此同时,无数火箭漫天而降,由外而内似是欲阻梁喜发出路。

梁喜发看在眼里,再瞥一眼脚下那些疯牛身上所缠之物,心下瞬时了然:看来天阴教这些天来不仅对自己追踪不利,更是没从师弟与弟媳那里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所以才会有这种近乎疯狂的举动,看似倒真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梁喜发心下冷笑,暗道:若然让这箭雨着了牛身,便是天王老子也要被炸成肉泥。可以天阴教之行事诡秘,想来你们这些小崽子当也想到了,我云天剑客又岂会由此便身死尔等屑小手中!

念到而身动,梁喜发身影忽然慢了下来,那股无形却又如有实质的威压眨眼间覆盖方圆十五丈的范围,而在此范围内的那些疯牛也好像感觉到了比自身的疯狂更为恐怖或者应该说是强大的存在。便在火箭落入牛群的前一刻,这方圆十五丈之内仿佛成了另一个世界。

原本疯狂的牛儿突然放松了神情,换上一副敬畏甚至是恐惧的眼神,蹄下的奔行自然而然地缓了下来。也是此刻,梁喜发手中看原本看似消失了的软剑又一次横空抖出,振刃之声清厉如凤鸣当空,所耀光芒似矫龙振宇。

龙游也似的光线在空气中划过,随即便有无数炫烂至极的星光自梁喜发手中乍现而出,倒似是打破了九天银瓶,引得星河倾泄而下。十五丈方圆之内,天即云天,地即剑客,漫天火箭纵如焰涛扑面,却也无资格与九天星河争锋。

梁喜发身周星光消逝,其身周十五丈之内所有落下的火箭无一得中牛身,全数被灭去了火焰同时削去了箭头。

虽然落在远处的火箭仍是射中了牛身,但当爆炸响起的时候,梁喜发人早已出了牛群。此时在他眼前已无绑着火药的疯牛,倒是出现了数十台天阴教布下的水车。只闻那刺鼻的气味已让梁喜发明白,那些水车中绝不仅仅是水,但不论如何,却要比之前的火牛阵要好对付不少。

梁喜发来得太快,天阴教众还没来得及压下水箱边上的阀门,便觉得周身压力骤增百倍不止,转眼数十人倒地不起。梁喜发看似闲庭信步,人影晃动间已将数台水车随手拍碎了阀门,顺带着扫碎了车轮。

不知是哪个天阴教众喊了一声,站在远处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执刀枪,向着已经出了水车范围的梁喜发扑了上去。

梁喜发收起了浑身气势,倒不是这些潮水般涌上来的天阴教众有多么强大,反而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梁喜发自知这一战纯属耐力比拼,收拢气势不过是为了节省气力以应对这杀不胜杀的敌人。

梁喜发越杀却越觉心惊,因为这些天阴教众已不仅仅是不畏生死,更非要以多欺少靠数量取胜,似乎只是一心想靠到他的身边。又杀了二十余人,梁喜发心中忽然发觉不妙,因为四周堆积的天阴教众尸体越来越多,几已成了小山,梁喜发渐渐陷在了尸体形成的围墙之中,而天阴教众则依然毫不畏死地从尸堆上方扑下来。

该死!梁喜发暗骂一声,猛地拔地而起,借着深湛功力,硬是在杀掉六名同时扑来的天阴教众的同时跃出了尸堆。

梁喜发方才跃出,便见到眼前一个天阴教众手中拿了一捆Zha药,已燃着了引信,正往这尸堆扑来。

“梁士峰!别以为你武功盖世便可以一敌百敌千,我天阴教不止有火牛阵!”那天阴教众话才说完,手中Zha药便已爆开。此时梁喜发升力已竭,软剑虽闪电出手,但无奈那天阴教众离自己足足五丈开外,剑尖激发的锐气刚要触及Zha药引信的同时,爆炸便已开始。

梁喜发身子仰面翻出,借着爆炸的炽热冲击波向后飞去,欲消这冲击之力。但这爆炸并非一次即止,地上的尸体无一例外,如同连线的爆竹一般接连炸开,几乎在梁喜发跃开的同时掀起了冲天的火焰。

刺鼻的气味很快弥漫开来,梁喜发拼了全力在爆炸中寻找着安全的落脚处,却无奈怀中张云已然被那气味刺激得流出了鼻血,让他根本不敢再冒险往水车另一边冲去,只好硬着头皮向着爆炸中心疾奔。

梁喜发才奔得十余步,便已刺倒了数个全身着火带着焦臭却仍想与自己同归于尽的天阴教众。四周温度越来越高,小张云此时已然呈现了中毒之相,梁喜发知道小孩身体脆弱,若再在此地被火烤一番,时间久了,只怕不死也要留下永久的病患。

但梁喜发越是着急,却越是有着更多的天阴教众裹火焰,身上喷溅着带有剧毒的黑血,嘶嚎着扑过来,一重又一重,无穷无尽,直到梁喜发终于在一次躲闪中,失了身势。

梁喜发从未想到过,自己会败在这种疯狂又无赖的打法上,天阴教用几百条人命,只想换他一死,此时,他们似乎真的可以做到。怒焰疯狂地舔蚀着梁喜发身上的一切,须眉焦卷,衣衫起燃。此刻的云天剑客已无法再凭内力压下周身热意,更无法将那冲起六七丈高的火焰尽数扫开,小小的张云已连哭的力气也将没有。

天要亡我!?梁喜发竟情不自禁地这般想到。

似是要应了梁喜发所想,一个天阴教众突然从火中冲出,身上并无火焰,手中长刀极快地向他斩来,似是在边上埋伏已久,只为这一击而存在。

《凌云九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