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嫡女谋之驯夫有道》嫡女驯夫记 NP文 嫡女谋之驯夫有道章节目录

嫡女谋之驯夫有道

重生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谋之驯夫有道》是花韵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乐桑,师韵婉,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师乐桑的话音落下,那边的巴掌声也停了下来,一时之间书房中倒是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氛。“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啊?婢妾,婢妾实在不知

华夏天空|更新:2019-08-10 12:04: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谋之驯夫有道》是花韵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师乐桑,师韵婉,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师乐桑的话音落下,那边的巴掌声也停了下来,一时之间书房中倒是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氛。“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啊?婢妾,婢妾实在不知

《嫡女谋之驯夫有道》免费试读

随着师乐桑的话音落下,那边的巴掌声也停了下来,一时之间书房中倒是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啊?婢妾,婢妾实在不知。”月姨娘不自觉的攥紧了自己手里的帕子,掌心的汗水几乎将手帕浸湿,足以见证她此时紧张的心情。

“夫,夫人……夫人救我啊!”那名掌柜竟然还不死心,依然再求着月姨娘,只希望曾经这个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月姨娘,能够救他一命。

“月姨娘,这位掌柜是在叫谁?总不会是月姨娘你吧?若是如此,那可真是奇怪了,月姨娘何时成为夫人了?爹爹,你可知此事?”

师乐桑一脸纳闷的看向师墨知,脸上满是不解的神色,那副无辜迷茫的神色,气的师韵婉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

“休要胡说!府中只有一位夫人,你若是再敢胡乱叫唤,我定然是不认你这个亲戚的!”月姨娘听了那掌柜的话也是心头大惊,脸色转变之间便朝着那掌柜一阵呵斥。

“啊?是是是,是小的嘴贱,小的见了谁都称呼夫人!老爷饶命,大小姐饶命!小的实在是有口无心啊!”

那名掌柜在接受到月姨娘的暗示之后,立刻改了口风,连带着对师乐桑都多了几分尊重似的。那变脸的速度,让师乐桑也忍不住惊叹两分。

“姐姐,我倒是多大的事情呢?如此小事,就值得让爹爹劳神动怒么?姐姐,你怎么如此暴躁?身为府中的嫡长女,难道不应该更稳重一些么?”

师韵婉见师乐桑看都不曾看她一眼,顿时觉得是师乐桑看不起自己,怒火攻心顿时连是什么场合都忘记了。往日里的尖酸刻薄,倒是显露无疑。

“妹妹是痴傻了不成?我问的,向来都只是有关贪污盈利的事情,何时因为这点小事计较?更何况,就算叫的再好听,也改变不了一个物件儿的真实价值,我说可对?”

师乐桑是什么道行?岂是师韵婉能斗得过的?月姨娘与师韵婉听了这话之后,脸色一阵红红白白的,煞是好看。

可是她们却无法反驳,因为师乐桑说的没错。就算所有人都称呼她为夫人,可是归根结底,她还只是个姨娘而已!

就算外面的人都称呼师韵婉为九门提督府的二小姐,可是她的身份依然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

师乐桑这是朝着她们的伤口撒盐啊!当真是恶毒!

师乐桑垂眸轻笑,师韵婉的脸上倒是毫不掩饰她的心思,似乎在埋怨师乐桑怎么可以如此恶毒,竟是揪着别人的短处不放!

恶毒?师乐桑挑了挑眉头,若是和上辈子的自己相比较,那她现在的确是恶毒极了。但若是和月姨娘与师韵婉相比较,她可还是一朵纯洁的小白花呢。

都是半斤对八两,有什么好埋怨别人的?不过,月姨娘与师韵婉是半斤废铁,师乐桑却是八两黄金罢了。

“姐姐何必如此羞辱我!我从不曾为难过姐姐,为何今日这般待我?难不成姐姐以为我是个庶女,便能够随意打杀么?”

师韵婉这话说的极好,让师乐桑都忍不住在心底夸奖了她几分。但是师韵婉还是太嫩了,后面的话说出来倒是可以震慑一番,前面的话却是大错特错。

“妹妹这话说的,我可曾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了?如何便是羞辱你了?”师乐桑神色淡定的看向师韵婉,她刚才有说过什么么?不过是一句实话,何必如此激动?

“你!”师韵婉有些语塞,竟是不知该如何反击。师乐桑说的没错,她刚刚的确什么都没说。确切的说,没有说的那样直白而已!

“好了,妹妹莫要胡搅蛮缠了,怪让人笑话的。月姨娘,你还是来解释一下,以女儿香为首的八家铺子,为何都在你安排了人手之后,盈利一月不如一月?”

师乐桑朝着云岚看了一眼,后者会意的将一直带在身上账簿放到了月姨娘的身前,云岚也没有回到师乐桑身旁,而是站在月姨娘身旁,提防月姨娘会毁了账簿。

师韵婉气的几乎要发狂,师乐桑竟然说自己胡搅蛮缠!她怎么可以如此说!她还真当自己是大家闺秀,别人就都是低贱的奴才么!

“婢妾不知大小姐说的是什么!婢妾当初只是为了大小姐才帮忙找人经营夫人的铺子,可是从来没有让他贪污盈利的!求老爷为婢妾做主啊!”

月姨娘说着说着就泪如雨下,声音宛如黄鹂一般悦耳动听,只是配合着此时的场景,着实有些恼人。

“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那男子与是你远方表亲,此时出了事情你说与你无关,你让我如何相信?月氏,我看你现在是真的想死!”

师墨知忍了半天,早就要发怒了,若不是师乐桑时时用眼神安慰着他,只怕师墨知早就一脚将月姨娘揣个内伤了。

“婢妾冤枉啊!若是老爷与大小姐就这样定下了婢妾的罪责,那婢妾也无话可说,只能以死明志了!”

月姨娘哭嚎一声就朝着一旁的墙壁撞去,也不知是师韵婉的手快,还是月姨娘的动作太慢。总之一个呼吸间的功夫,月姨娘就被师韵婉拦腰抱住。

“姨娘!姨娘何苦啊!姨娘若是去了,婉儿该如何是好啊!姐姐,你没了母亲,难道也想让我没了母亲么!”

月姨娘差点回身给师韵婉一个耳光,月姨娘的脑海里充斥了两个大字,完了。

没错,这一次的确是完了。

宁绯喧在这个府中相当于是个禁忌,无论是老夫人还是师墨知,无论是师乐桑还是师玄平亦或者是府中除却月姨娘的人之外的所有奴仆,宁绯喧在他们的心中都是无可比拟的人。

师乐桑端起茶盏的手顿了顿,随即将茶盏放下,脸上面沉如水一丝表情也无。但若是仔细去看师乐桑的双瞳,就会发现里面似乎有一团怒火,正在肆虐的燃烧。

师墨知的手掌慢慢的攥紧,脸上的神色愈发的诡异,被他握在手中的茶盏,此时几乎化为粉末。

书房中充斥着一阵诡异的气氛,所有的人都不敢出声,不自觉地就连呼吸都放慢了几分,生怕激怒了师墨知与师乐桑。

“好啊,我竟是不知,我的女儿竟会有如此想法?月氏,你可当真是好榜样!”师墨知怒极反笑,可是那副样子却更加渗人了。

“老,老爷……”月姨娘诺诺的想要说些什么,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此时她真恨不得掐死师韵婉,怎么能如此蠢笨!

师韵婉此时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一脸愤恨的盯着师乐桑,好像一切的错误都是师乐桑造成的一样。

“妹妹何苦这般看我?总不会是觉得,这都是我的过错吧?”师乐桑像是能够看出师韵婉的心思一般,一开口便是道破了师韵婉的心思。

“若不是因为你,我与姨娘何苦落得如今下场?师乐桑,你为何要如此对待我们!你好狠毒的心啊!”

师韵婉此时埋怨起了师乐桑,却从没有反省过自己是否做得不对,若是她与月姨娘曾经没有谋害师乐桑的心思,师乐桑如何会为难他们?

当然,上辈子若是她们能够好好的对待师乐桑,又如何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你总是觉得一切都怪我,却有没有想过,这世界上有因才会有果。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果。我的好妹妹,这一切都是你们的咎由自取啊。”

师乐桑的唇角此时甚至还挂着一丝浅笑,只是笑不达眼底,反倒是多了几分慑人。师韵婉对上了师乐桑的目光,也忍不住泄了几分气势。

“大小姐!大小姐!您若是不喜欢婢妾大可以将婢妾发卖出去,何必如此栽赃陷害我?”月姨娘哭的期期艾艾的,只可惜这一套对师乐桑和师墨知都没有用。

“月姨娘,店铺盈利被贪污的事情我便不再追究。现在,我只想问问你,妹妹刚刚所说的话,是何意思?什么叫做,我没了母亲,也想让她没了母亲?”

师乐桑目光幽冷,起先只觉得这话不过是师韵婉一时气愤所说,可是如今听着怎么总有另一番意思的感觉?

就像是……师韵婉怕自己报复一般才说出的这话?就像是,她母亲的死不是病逝,而是另有隐情一般?

师乐桑的目光沉了下去,就连一旁的师墨知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双眼中顿时充斥着凶光,若是目光能杀人,只怕月姨娘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师乐桑!你何苦将这顶帽子扣在姨娘的头上!我看你就是见不得我有母亲,你就是嫉妒我才如此陷害我!”

师韵婉的补救并没有让师墨知与师乐桑放下心头的怀疑,脸色也依旧难看。师墨知此时已经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朝着月姨娘走去。

“爹爹,月姨娘与妹妹既然规矩学不好,那就慢慢学吧。禁了足便好,我明日便去外祖家请两位嬷嬷回来。爹爹不要动怒,事情还未曾调查清楚,还是将眼下的事情解决了吧。”

师乐桑不想让师墨知太早解决了月姨娘,这件事情她还没有弄清楚,总不好直接将人惩处了。更何况,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嫡女谋之驯夫有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