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昭仪凤歌》傅昭仪 冰山攻 昭仪凤歌娘受

昭仪凤歌

古代言情连载中

《昭仪凤歌》为仔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段府段雍一脉早已到齐,恭敬的侍立等候。 段雍往上首坐着的弧离手中塞上一大包金叶子,垂首道:“大总管辛苦了,区区薄礼,在下不成敬意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4 00: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昭仪凤歌》为仔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段府段雍一脉早已到齐,恭敬的侍立等候。 段雍往上首坐着的弧离手中塞上一大包金叶子,垂首道:“大总管辛苦了,区区薄礼,在下不成敬意

《昭仪凤歌》免费试读

段府段雍一脉早已到齐,恭敬的侍立等候。

段雍往上首坐着的弧离手中塞上一大包金叶子,垂首道:“大总管辛苦了,区区薄礼,在下不成敬意,请将就着喝茶吧。”

这哪是什么区区薄礼,简直都快拿出他段雍家两三年的积蓄了。

弧离收了礼,笑眯眯道:“段大人客气了。”

这一幕,刚好被赶过来的段韶看了个正着,冷冷地盯着段雍:“伯父,是不是我很久没提家法了?”

段雍没想到段韶如此不给自己留面子,特别是还有弧离在旁,不由老脸一黑,嗫嚅道:“这,这只是代表我段雍的一点心意,与家族无关。侄儿若认为伯父做得不妥,待后再说不迟,你还是先给御前大总管请安吧。”

段雍故意将“侄儿”和“伯父”咬得特重,即便你是家主,但在长辈面前也不能做得太过分。

“哼,要你教?”段韶上前,微微一躬:“不知弧公公到此,有何贵干?”

这就算请安?

就算你段韶舍不得银子,至少也礼节性来一句“下官不知弧公公到此,有失远迎”之类的场面话吧。

段雍一脉你盯盯我,我盯盯你,惊讶莫名。段韶一脉却忍不住快笑出声来,心道,我家段大爷就这么霸道,你能怎么着?

“好了好了,”弧离甚觉无趣,但段韶外统军旅,内参朝政,战功显赫,名望极高,他也不敢端架子,而且段韶是吝啬得出了名的,想在他身上拔出一毛是断不可能的,又何必自讨没趣呢,便适时的起身道,“本宫是来传圣旨的,请大家准备接旨吧。”

段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早知如此,何必自作主张叫他去“请安”。

段雨桐却还在心疼父亲送出去的金叶子,心中恨恨道,这些金叶子都该家主出的,都该家主出的,我段雨桐入主后宫后,定叫你段韶百倍奉出。

爷爷段连年老后,本该将家主之位传给父亲段雍的,但段连在临终之际,却一反家主“传长不传次”的惯例,以什么“能者居之”的歪理,硬是将家主之位传给了次子段荣。

段荣三个儿子,他更是早早的就将家主之位传给了长子段韶。这样,段雍虽比段韶高上一辈,在家族方面却说不上半句话,因为,段韶那小子不但位居家主,还强势得不像话,动不动就家法侍候,才不管你什么长辈不长辈。

“等我入主后宫后,我会扒了你的皮,灭了你段韶一脉!”段雨桐在心中又恨又笑,“哈哈,还是不全灭了的好,那时,我会安排我弟弟坐上家主之位,把以前我雨桐一脉所受的羞辱全找回来,不,要加倍!对,加倍找回来!”

“雨桐,跪下!”段雨桐正想得得意,却听段韶一声虎喝,吓得她一个激灵,身不由己的跪了下来。

我都快入主后宫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还这么怕他?段雨桐跪在后面,怯怯的望了一眼最前面的段韶,心中极为恼火。

弧离拿出一卷双龙戏珠的明黄色圣旨,扯着尖锐的嗓音大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佛施祥瑞,普照人寰。鸾飞凤舞,河清云庆。段氏逸群之才,幸诞天凤之女。历数天凤女者,必定宫妃天下。悉段氏栖凤乃天凤之女,丽质轻灵,聪慧淑睿,风华卓尔,深慰朕心。着即册封为皇贵妃,即日进宫。钦此!”

册文念到一半,当听到“悉段氏栖凤乃天凤之女”时,段雨桐脑海嗡的一声炸响,人都几乎快跳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传言给皇宫,明明说的是“天凤之女出自段氏”,按常理,宫里来人后会先验明正身啊!

即使不验明正身,圣旨内容也应该是“悉段氏之女乃天凤之女”,而不指名才对嘛。这皇上,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莫非,皇上也认为,段雍一脉出不了凤女?

哦,对了,认为凤女出在段韶一脉,或许才叫常理,谁叫她这一脉如此势弱呢?何况段栖凤的名字中偏偏取了个“凤”字啊。

她心头懊恼不已,唉,当时传信时为何不写明天凤之女乃段雨桐呢?

不过,她也不动声色,就想看看段韶作何应对?

将段栖凤踢下绝剑峰后,她也派了人去寻过,得知尸体被唐邕抱走了。

若最坏的情况是段栖凤被救了过来,那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治好的。就算唐邕能救得活她,至少也得落下终身残疾,还当什么天凤之女?

想到此,她心才稍稍定下来,皇贵妃的封号虽暂时在段栖凤名下,但那也只是暂时而已。她只要一进宫,凤冠,瞬息间就会戴在她的头上。

现在,主动权反而在她手里了,什么时候亮明身份,什么时候让你们惊掉下巴,得看她的心情了。

直到弧离把这一篇长长的册文念完,都不见段韶接旨。

段雨桐越发得意,段大将军啊段大将军,你终于知道自己女儿出大事了?

“段将军,为何不接旨?”弧离疑惑而又小心翼翼道:“难道,难道汝将抗旨不遵?”

“弧公公,这圣旨下官可接。但必得有言在先,须得公公允,和诺!”段韶抬头,郑重道。

“有何为难之处,大将军请说,弧离能作主的,断不会不从。”

“圣旨所言,一则下官此前并不知情,小妹栖凤并未在身边,即日进宫,恐不能成行。二则,栖凤是否天凤之女,下官身为其兄都不能确定!若冒然受封,恐有欺君之嫌。以上两者,若有不虞,请公公允诺一概与我段氏一族无罪。我段韶乃敢接旨。”

“什,什么?”弧离听闻大惊,“你说段栖凤不在身边,本宫尚可通融,你说什么不能确定段栖凤乃天凤之女,又从何说起?”

“在圣旨面前,下官所言不敢不实。”段韶道,“我身为家主,确实以前也认为家妹乃天凤之女,甚至还将天凤三宝交与她。可三宝到了她手里,却一转眼间便不知了去向,而天凤三宝,只有段家家主和天凤之女才可留存。所以,栖凤不能留得三宝,她的身份,段某着实不敢确定。”

“原来如此,但凤翔九天的祥瑞既现,说明天凤血脉已然苏醒。”弧离不由倒抽一口凉气,本来他占着极大的先机,在得知密报后马不停蹄的先人一步赶来,没料到天降祥瑞暴露了凤女苏醒,随后遭遇半路拦截,耽误了宝贵的两天,让先机尽失。

当然,敢明目张胆以各种理由拦截他的,除了高澄还会有谁?

庆幸的是,抵达段府后,并未见到高澄等人,只要立即召集段府接旨,那自己就还占着先机。可如今连天凤之女都不能确定,不是还得花时间来寻找和求证,那先机可就荡然无存了。

“圣旨,本小姐来接!”弧离正在懊恼之际,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从跪着的人群里传出来,原是跪在段雍身边的姑娘。

“你有什么资格接旨?”弧离正在懊恼,此时不由勃然大怒,尖声吼了起来。

这里,他除了忌惮段韶外,其他人要来添乱,可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了,跪在段雍身边,很明显是段雍之女,竟然要来接圣旨。

“雨桐,你给我回来!”见段雨桐不管不顾的爬起来,傲然向弧离走去,段雍急得差点跳了起来,暴怒的喝道。

这可是圣旨,连段韶都不敢贸然接下,正如弧离怒吼的,你有什么资格去接?

雨桐昂首而行,珠冠生辉,红裙曳地,竟生出一股睥睨天下之威。过了段韶,止步,面向弧离,跪下,一双玉臂举过头顶,不容置疑的道:“天凤之女,雨桐接旨。”

弧离惊诧莫名,双手一抖,圣旨哗啦一声,掉落在段雨桐手中。

“天凤之女,雨桐接旨。”本似不高的声音,却震惊满堂。

《昭仪凤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