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贵府千金》重生贵府千金 水瑟嫣然 straight(直人文) 重生贵府千金cj

重生贵府千金

古代言情已完结

慕七七新书《重生贵府千金》由慕七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梓彤,薛梓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母亲怎么过来了?恕女儿病弱,不能给母亲请安了。”薛梓彤心头千思百转,面上却不露分毫。低眉敛目柔声细语的,十足一个敬重母亲的乖女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12:07: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慕七七新书《重生贵府千金》由慕七七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梓彤,薛梓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母亲怎么过来了?恕女儿病弱,不能给母亲请安了。”薛梓彤心头千思百转,面上却不露分毫。低眉敛目柔声细语的,十足一个敬重母亲的乖女

《重生贵府千金》免费试读

“母亲怎么过来了?恕女儿病弱,不能给母亲请安了。”薛梓彤心头千思百转,面上却不露分毫。低眉敛目柔声细语的,十足一个敬重母亲的乖女儿模样。

陈凝华看着她的模样却是越发生气,冷声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

“母亲何出此言?”薛梓彤故作惊愕地问道。她是真正有些疑惑,自己醒来不过一个时辰光景,屋子都没踏出半步,怎么就惹了事了?

“你还有脸问?”陈凝华看起来真是气得不轻,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旁边一个身穿大红宫装的少女赶忙上前扶住她,为她抚胸顺气。

陈凝华喘了好半晌,才继续说道:“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毒心烂肠的东西,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容不下。今儿个是你妹妹的好日子,你竟然想让家里见血,存心想要咒得你妹妹不得安生是不?”

薛梓彤眼眸微微一凝,她这处罚的令才刚出口呢,陈凝华就赶过来了,可见这几个下人进屋之后就有那见机的给她报了信了。

她身边最体面得用的几个下人都在屋子里了,外面不过是些粗使的丫鬟婆子,她竟不知其中还有如此机灵的。

“母亲息怒,女儿相信大姐定然不是故意的。大姐身在病中,情绪难免波动过大,一时失了分寸也是能够体谅的。”扶着陈凝华的宫装少女柔柔地开口,看似在为薛梓彤开脱,实则句句挑拨。

果然,陈凝华刚才发泄一通微有下降的火气瞬间又升腾了起来,指着薛梓彤怒骂道:“你这个黑心烂肠子的小贱人……”

“母亲!”薛梓彤听到小贱人三个字,终于忍不住冷下了脸。贱人这个词侮辱性太强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母亲竟然会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亲生女儿。

薛梓彤当了十年的黑道大姐头兼上市公司董事长,久居上位,身上的气势自然不是陈凝华这样一个内宅妇人能比的。陈凝华霎时便被震住了,出口的怒骂戛然而止,久久说不出话来。

良久,才颤微微地指着薛梓彤道:“你……你你……”

你了半天,却是没有下文,一张保养得宜的脸红了个透彻,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或者也可能是两者参半。

“大姐,母亲也是一时气糊涂了,子不言母过,大姐定能体谅母亲的,对吗?”宫装少女一张小脸儿,含愁带雨地看着薛梓彤。

她只是习惯性地想让母亲教训大姐一番而已,却不想母亲竟气过了头,当着这么多丫头婆子的面说出这般极致羞辱的言辞。若是传了出去,大姐可能会背上不孝的名头,可也难免会有人认为母亲不慈。

这般名声若是传了出去,整个将军府的声誉都要降低一层,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现在她只能抓住机会,让大姐先松了口,再想办法封住其他人的嘴巴。

薛梓彤这时终于给了这少女一个正眼,十四五岁的丫头,一身大红色滚金边的宫装,梳着双鬟髻,头上戴着黄金嵌红宝的头面,一身打扮端的是华贵耀眼。

薛梓彤搜索了一番自己获得的少得可怜的记忆,终于从犄角旮旯里找到了关于少女的信息。原来这就是今天的寿星,自己如今的嫡亲妹妹薛梓柔呀。

真是好一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妹妹!

薛梓彤心中冷笑一声,面上表情也是淡淡的,“母亲教训女儿本就是天经地义的,说什么体谅不体谅的,妹妹这话说的实在是太见外了。”

上眼药嘛,谁不会呀。不过一个十四岁的丫头,连眼底的情绪都藏不好,想跟她斗,还太嫩了些。

陈凝华的性格最是自私,听到薛梓彤的话,看向薛梓柔的目光不由便带上了几分不满。

“是女儿说错话了,女儿也是怕母亲和大姐生出嫌隙,一时情急才……”薛梓柔向来是个会察言观色的,立刻便摆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到底是自己疼了十多年的女儿,此时看她这模样,陈凝华哪还舍得惩罚,一腔怒气便都转到了薛梓彤的身上。

她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薛梓彤道:“看在你眼里还算有我这个母亲,今天的事我也就不重罚你了,你就给你妹妹陪个礼道个歉就算了。”

这语气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味道,陈凝华觉得自己刚才竟然被一向性子绵软的大女儿吓得话都说不出来,很是丢脸。大女儿好不容易服软了,她自然要讨回面子。

薛梓彤心中不屑,面上却是一片悲戚,哀声道:“母亲可知道女儿才刚刚醒转不久?”

“你什么意思?”陈凝华不耐地皱起眉头,“怎么,让你跟梓柔道歉还委屈你了不成?若不是梓柔一直锲而不舍地请太医过来给你医治,你早就不成了。你不但不知道感激,还心存恶毒,你……”

薛梓彤实在没耐心听她继续唠叨下去,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冷声道:“母亲也知道,女儿昏睡了两日,连太医都认为女儿可能不成了。所幸得天庇佑,女儿终究活转了过来,却不想醒来屋子里却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炭盆是空的,茶是冷的,饭菜更是点滴未见。”

陈凝华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竟无可辩驳。

薛梓彤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嫡亲姐姐命在旦夕,竟还有兴致大排筵席,庆祝生辰,甚至调走了姐姐身边最得用的大丫头,还真是体贴周到的好妹妹。想必是妹妹担心我死的不够快,留在世上多受罪罢。”

“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陈凝华怒喝道,却是再说不出多的言辞。

她早就习惯了忽视大女儿的存在,小女儿提出要请几个知交姐妹来参加自己的生辰宴,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甚至为了让小女儿在好友面前更有脸面,牟足了劲儿地大办,一个小小的普通生辰宴竟差点就赶上及笄的规格了,完全忘了大女儿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甚至小女儿中午的时候请太医来为大女儿诊治,她还觉得多此一举,心里巴不得这个碍眼的扫把星立时死了才好。

此时再回想中午的光景,小女儿带太医来给大女儿诊治时,前来赴宴的小姐公子们眼神可不是有些奇怪嘛。

当时她满心以为人家是在赞赏小女儿的姐妹情深呢,这会子回过神来,才明白,当时人家不定在心里怎么编排呢。

心下真真是悔恨难当。

比她更悔更恨的自然是薛梓柔,她故意在众人面前哀求母亲请太医来给大姐诊治,原本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善良体贴,此时才发现自己竟出了一个大昏招。

这个圈子里从来都是藏不住消息的,想必过了不了多久,今日的事便该传遍京城了,到时候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出门?

想到这里,薛梓柔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怎么就一时得意忘形了呢?

不,这不是自己的错,错的是薛梓彤,对,都是她的错。

薛梓彤长得不如自己漂亮,在父母面前更是比不得自己受宠,凭什么站着将军府嫡长女的位子。只要有她在一天,自己就算再优秀,也永远要低一头?

薛梓彤,薛梓彤……你为什么不去死?太医都说你不行了,你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要活过来?

薛梓柔死死地垂着头,表情狰狞而怨毒。

陈凝华到底年龄见识放在那里,愤怒了一会儿,便回过了神来。当下最要紧的不是生气,而是想办法把小女儿的名声挽救回来。

她沉着脸瞪了薛梓彤半晌,才开口道:“说吧,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你妹妹?”

薛梓彤却并不接她的话,只是柔柔一笑道:“女儿再有半年就要出嫁了,现在似乎应该开始学习管家理事了,母亲以为呢?”

教导即将出嫁的女儿管家理事本是惯例,可陈凝华迟迟不提,显然是并不想教她。她和四皇子已经定亲,但四皇子的后院肯定不会只有她一个人。身为正妻的自己不会管家理事,好处必然会落到侧妃或者其他宠妾手上。若是她再不受宠,将来的生活必定艰难万分。

她很不能理解陈凝华的心理,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让她如此算计陷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可她不是原本的薛梓彤,不会再逆来顺受。该是自己的东西,她就绝不会放手。

“我明天就派管家娘子来教导你。”陈凝华冷下脸道,派个人过来罢了,也省得将来这事儿被揭出来,别人说自己不慈。

薛梓彤温柔地笑道:“多谢母亲。对了,教导的范例就用女儿嫁妆里的庄子、铺子好了,正好让女儿熟悉一下自己的产业。”

身为嫡女,本应该由嫡母亲自教导管家理事,陈凝华却只派一个管家娘子过来,这明显不合规矩。不过薛梓彤对此并不在意,数千人的大集团她都能玩得转,一个小小的王府后院如何难得住她呢。

她想要的,从头到尾不过是那些嫁妆罢了。

“明天我会让人把地契一起给你带过来。”陈凝华咬牙。

薛梓彤的眼底终于浮现出一抹真心的笑意,柔声说道:“明天之后满京城都会知道四妹对我这个姐姐姐妹情深,感天动地的。”

“记住你说的话。”陈凝华一甩袖,转身离开。她明白薛梓彤的意思,拿到地契才会帮小女儿正名,逼得她即便万般不愿也得将地契拿出来。

“母亲慢走。”薛梓彤恭声道。不管陈凝华的态度如何,她作为女儿都不能失了礼仪,有时候一点小把柄都可能让人万劫不复,薛梓柔就是范例。

《重生贵府千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