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家吾莹来撞门》农家吾莹来撞门程莹为什么要改名成霜莹 无广告 农家吾莹来撞门强攻

农家吾莹来撞门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农家吾莹来撞门》由茹鱼得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程莹,程好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李梧为张红梅撑着油纸伞,因张红梅停下脚步而踩了张红梅的鞋,瞬间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张红梅的眼睛。 “你个臭丫头,真是白养你这么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6 18:04: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农家吾莹来撞门》由茹鱼得水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程莹,程好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李梧为张红梅撑着油纸伞,因张红梅停下脚步而踩了张红梅的鞋,瞬间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张红梅的眼睛。 “你个臭丫头,真是白养你这么大。

《农家吾莹来撞门》免费试读

李梧为张红梅撑着油纸伞,因张红梅停下脚步而踩了张红梅的鞋,瞬间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张红梅的眼睛。

“你个臭丫头,真是白养你这么大。幸得你快嫁了,给我少添些堵。”张红梅在李梧的腰上掐了把肉,骂骂咧咧地走了。

待张红梅走后,程好花头上冒着冷汗,指着高语有些心痛,“这一天,你是不是都同肖公子在一处?”

高语不说话,算是默认,喝着米粥,咒骂着张红梅这个老妖婆。

“你为何不去找,你难道不知道家里的一切重活儿都需要这丫头,地里的庄稼还没收,树上的果子还未熟,你马上就嫁人了,我能指望你吗?你弟弟落地后你能时常陪我身边照顾我,照顾你弟弟,收拾地里的庄稼吗?你不能。

家里的事情你从不过问,每日跑出去私会。行,他下了聘,我不计较,只要你下半辈子过好,为娘这些都不计较。

你知道张红梅为何愿意要她,还不是李识断了腿,这辈子都难康复。你又知道我为何愿意将程莹嫁给李识吗,还不是想着两家近,程莹可以随时回来照顾我,照顾我们一家。

如今她走了,这个家,我~”程好花眼泪落了碗,有对高语的失望,对程莹离开的无助,对高大河偷肉行为的不满。

“这个家还有我。”高语重重落下碗,“肖公子是要娶我的,以他的家世还缺人照顾你不成。”高语回了屋,在外吹了风淋了雨,身子了受寒,喝了热腾腾的米粥便睡下了。

“真是被我宠坏了。”程好花真想扇自己一巴掌,若不是为了那点小心思,程莹也不会离家出走,造成如今这番局面。

程好花撑着伞站在村口的井边,想去找程莹,可又不敢踏出这道栅栏,想着张红梅的话,村子外很多土匪。

其实这话不过是说给程好花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之人听的。近半年来村外和平的很,哪儿有土匪的影子,就是每月收的银钱也不曾要。村民以为这是老天看不惯土匪横行霸道,定下了什么祸,栽到了土匪的头上。实则这土匪是被元姜打怕了,不敢造次,只能待在山上盼着他们快些走,不然就要饿死了。不仅因为他们不能下山掠夺食物,还因为山上的野物多数也被元姜抓了去。

程好花站在冷风里吹了两个时辰,没有看到程莹的身影,安慰自己待程莹将身上的钱财花光了,饿了冷了也就回来了。

这么想着,程好花捂着肚子小心走着,奈何路滑,还是摔倒在地,幸得用手护着肚子,不然这孩子就睁不开眼,看不了世界了。

程好花不想回家,到了高大河的木碑前,摸着被雨水冲刷而腐朽的木头,上面刻的字也不清晰了,放声大哭。这雷声也配合着程好花,不停地响着,照亮整个大地,忽而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程好花哭够了,撑着伞起了身,擦着眼前的泪珠还是雨珠,往家里走。回了屋子,坐在灯下,换了身干净的衣物,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高语的屋子,心中充满悔恨。

躲在山洞内的程莹抱着腿缩在角落,看着雨不断往下落,“明日定是晴天。”

不知不觉中程莹睡着了,眉头微蹙,靠在石头上,抱着包裹,攥着伞。

连着赶了几天的路,总算是进了镇,看着此处的繁华忘了身体的疲惫,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奇,街上叫卖声不绝于耳。

“这里真好,这么多大房子,还有,”程莹的肚子饿了,咕咕地叫着,“还有好吃的饭菜,好香啊。”

程莹跟着香味来到了酒楼的门外,看着酒楼内的人划拳、吃酒,好不热闹。

“小二,结账。”坐在角落的吃客起了身,挥着衣袖取出二两银子。

程莹看得清楚,那人只要了一碗面,两个小菜,吃了一壶温酒,竟要二两银子,太贵了。

“客官,进楼里~”小二看到门外站着人,知道生意来了,衣着打扮虽素极了,但也不能拒客。

程莹紧了紧荷包里的钱,跑到一家面馆坐下,“老板,一碗素面。”

“呦,小姑娘,面好吃吗?”说话之人略有肥胖,穿着镇上衣铺里的好料子,戴着一支银簪,眼睛很小,笑起来只剩下一条缝隙。周围还跟着两个瘦瘦的家丁,一脸的坏笑。

程莹不打算搭话,吃着碗里的素面,虽没多少味道,却是这几日来吃的第一口热食。

“小姑娘,别不识抬举,我家少爷问你话呢!他可是吴家镇里吴老爷唯一的儿子,到时你可就吃穿不愁了。”家丁看程莹吃面不说话,忙着表现道。另一个也不甘示弱,跟着附和。

程莹大口吃面,吃的太快呛了起来,不停地咳嗽,看着周围人远离的样子只得先离开。

只是,“姑娘,看你这模样应是初到这镇上,不如我带你瞧瞧。”吴凡眯着眼,撑着肚子,手里摇着头发末梢处扎起的小辫。

两个家丁一前一后将程莹的路堵了,露出志在必得的奸笑。

程莹紧了紧包袱,慢慢抽出腰间的刀,警惕地盯着家丁,“你们别过来。”

“还是个暴脾气。”吴凡给家丁个眼神,“快点,老子还没吃饭呢。”吴凡进了酒楼,不想将事情闹大,更不想让他爹知道,不然又得跪祠堂。

程莹拿着刀,家丁也不好近身,只得等着程莹松懈的时候。

周围的人虽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上前说话,更别说救了。如今,只能自救。

一架马车缓缓徐来,停在了酒楼外,两个家丁立马转过脸,看着远处的人、树。

“吴老爷,里面请。”小二的声音大,这话传进了程莹的耳朵里,抓住机会就跑,两个家丁也是追。最后,跑到了吴老爷的面前。

“您就是吴老爷吧,我是程粒生的女儿,程莹。”喘着粗气,手里的刀已经藏在了包袱里。

“程粒生。”吴老爷听到这三字,眼睛睁大,上下打量着程莹,“记起来了,是八年前在我府上做工之女,你爹是程粒生。”

《农家吾莹来撞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