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安若逢鸢》安若暖傅堔寒 LOLI 安若逢鸢全文阅读

安若逢鸢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安若逢鸢》是云泽幽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孔家,都和,书中主要讲述了: “秦风哥哥你的话怎么跟梅姨娘的话一模一样呢,我根

|更新:2021-01-30 20:02: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安若逢鸢》是云泽幽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孔家,都和,书中主要讲述了: “秦风哥哥你的话怎么跟梅姨娘的话一模一样呢,我根

《安若逢鸢》免费试读

“秦风哥哥你的话怎么跟梅姨娘的话一模一样呢,我根本听不懂,我真的不明白,你们到底为什么这样说,我姓祥,我的父亲叫祥生,我不是孔家的人,不要再说什么鬼话了。我也没有克死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阿妈还没死呢。”祥鸢的泪水已经布满脸颊,酸涩的泪水对于祥鸢来说是最适当的发泄了。

“祥鸢,你别哭,你别哭呀,好好好,你不是孔家的人,你别哭了,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秦风对于女孩子的哭打小就没办法,而刚才那句“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道尽了心里这些年的委屈,有些娇嗔有些调皮,倒是让刚才哭的梨花带雨的祥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哭哭笑笑,小猫儿上吊。还真是坊间的哲理呀。

“好了,不哭了吧。你要是再哭,我就得跟着你一起哭了,我都十多年没哭过了,刚才差点都被你急哭了。”秦风说的这话倒是不假,自从穆婉君死后,秦风长大现在再也没有为任何人哭过,就连小时候疼爱自己的陈姨太死,秦风也只是板着脸,严肃了好些日子。倒是刚才祥鸢这么一哭,秦风顿时无措了,不知道该拿这个姑娘怎么好,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确差点就急哭了。

“秦风哥哥,我到底是谁呀,为什么梅姨太会说我克死了我的阿爹呢?我阿爹真的是我克死的吗?”祥鸢眨巴眨巴大眼睛无辜的看着秦风,嘴巴瘪着,好像另一场暴风雨即可就要降临。

“祥鸢,你脸上的手指印也是梅姨太打的是不是。这个老妖婆,这么多年了,还不安生,总有一天,我要要了他的命。”孔秦风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牙切齿的。因为穆婉君的死,如果孔家的旁人是凶手的话,那么那个恶毒的女人定是主谋。要不是当年梅姨太小产愣是说是因为穆婉君来到孔家带来煞气的话,穆婉君的日子估计也不会这么难,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让穆婉君成为众矢之的。

孔秦风恨所有害死穆婉君的人,包括他的爷爷,包括他的小叔。

秦风的手捏起的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已经暴起,眼睛也因为愤怒充血了。这时的孔秦风浑身都是戾气,让祥鸢有些忌惮。如果秦风他说要要了梅姨太的命,祥鸢很确信他会去做的。

“秦风哥哥,秦风哥哥,你别这样,我害怕。”祥鸢拽了拽秦风的衣角,祥鸢是真的害怕,因为毕竟她在孔家已经不受欢迎了,要是秦风真的为了自己做了什么事情,那样的话,自己的处境会更不好的,再说了现在孔家的爷爷对自己还算客气,要是孔秦风真的这么一闹,自己会更不受待见的。那么到时候不想离开孔府都不行了。

秦风在刚才的那么一瞬间,想到了过往,想到穆婉君受得那些罪,内心的痛苦是那么的深,要是孔秦风在十年前不是那么弱小的话,也许穆婉君的处境就不会这么的凄惨。现在她的女儿再也容不得受一丝伤害了。

“祥鸢走,跟我去爷爷的房间。”祥鸢知道秦风要做什么,他不想秦风为了他跟爷爷翻脸。再说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孔秦风和孔老太爷就是面和神离,本就关系不好的两人,要是这么一闹,他们的关系会更僵的。

“秦风哥哥,不要,我不去,我不去孔爷爷那里,我没事的,我不委屈。”祥鸢倔强的抬着小脑袋义正言辞的说。

“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相信我。”秦风很坚定地述说着对祥鸢的诺言,只是这个诺言本没有其他的含义,只是祥鸢将这个诺言认真了一辈子。

“嗯,”祥鸢此时就像是头回上花轿的新娘子,羞答答的,腼腆极了。

“爷爷,我是秦风我有事找您。”估计也就是在祥鸢的问题上,秦风才会巴巴的去求孔老太爷。

“秦风你有什么事情吗?”都说姜还是老的辣,还没等孔秦风开口,孔老太爷就知道秦风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了,不然也不会主动来找自己,秦风否已经许多年没有叫过自己爷爷了。

“爷爷,你让祥鸢回家吧。”秦风说的一句回家饱含了多少的故事或者说是哀求。在祥鸢听来,倒是没听出那么深的含义。

孔老太爷倒是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看了一眼站在秦风边上的祥鸢。这个女娃儿的确是孔家的人呀,这骨血里留的是孔家的血液,而这张脸像极了穆婉君和孔伯则。只是—

“秦风,祥鸢的脸上是怎么回事?”孔老太爷盯着祥鸢的那张脸的同时发现了祥鸢脸上还没有消退的手指印。

“这不该是问我,应该去问问你的宝贝梅姨太。”秦风没有了刚才的说话的时候的语气,一下子变得不卑不亢了起来。

“你是说这是梅姨太打的,秀珍跟这个孩子置什么气呀!”孔老太爷的语气中有的情绪。

“也许是因为看到这个孩子想到了自己当年流产的孩子吧,所以就特别的欢喜。”孔秦风说这话的时候,明显的是在挑衅孔老太爷,祥鸢听的是云里雾里的,更不知道其实这爷孙俩话里有话,简直就是明枪暗炮。

“咳咳,秦风你在胡说什么呢?”孔老太爷没想到秦风会拿十年前的事情来呛他。

“我说什么你心里还不清楚吗?”秦风在孔老太爷面前毫不示弱。

“秦风你说的是真的吗,这真的是秀珍干的吗?”孔老太爷想岔开话题。因为十年前的所有他都不想回忆。

“别口口声声的一个秀珍秀珍的,我不管他叫什么,这件事你看着办吧,你也是时候给祥鸢一个交代了,梅姨太你看着办吧,她是你当年招进来的,把她赶不赶出去,也是你的事。”秦风的话完全就没有给孔老太爷太多的余地,就是明摆着说,你答应不答应就那样,你不把梅秀珍赶出孔府,你试试看。

唇枪舌战过后,秦风带着祥鸢出了孔府的大门,估计是秦风知道祥鸢饿了,早上肯定也没有吃饭,都快午饭了,想想又要见到那个浓妆抹的跟猴屁股一样的梅姨太,秦风觉得自己连胃都要吐出来了。再想到祥鸢也不知道梅姨太到底跟她说了什么,省得大家吃饭吃的不舒服,倒不如带着祥鸢出去吃一顿好了。

“祥鸢,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秦风就像当年带着穆婉君第一次走到淮庄的市集吃好吃的一样,秦风带着祥鸢穿梭在各式的小吃摊前,祥鸢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新奇小吃,祥鸢一路上都被秦风的大手紧紧的牵着,祥鸢心里暖暖的。

“祥鸢这是淮庄最好吃的桂花糕,还有这个,这个叫梅子笑,是不是很好吃。”秦风带着祥鸢抱着一大堆吃的玩意坐在路边的馄饨摊,吃开了。祥鸢从没有想过,像孔秦风这样的大少爷还有喜欢吃街边小吃的爱好。祥鸢也没想过自己有机会跟秦风这么亲密的坐在一起吃东西。而且祥鸢从来到淮庄来到孔府第一次见到孔秦风笑的那么开心。

“秦风哥哥,你多久没有好好笑过了呢?”祥鸢竟然面对着秦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祥鸢都没有想到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觉得秦风的笑容太少了吧。

“我,十年了吧。”秦风说的很轻松,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祥鸢的心沉了一下。

十年,整整十年,孔秦风都没有开心的大笑过。而在这十年里。祥鸢自己每天都和自己的父母过的很幸福很快乐,虽然生活艰苦了些,但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清苦是清苦些,但是幸福是十足的,比起孔秦风来说,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多少倍。在孔家这么久也没见到过孔秦风的父母,难道十年前发生了什么,孔秦风的父母发生了什么不测,所以….祥鸢不敢再想下去,只觉得对秦风又有了一种别的感觉。那就是些许的同情吧。

“秦风哥哥,你多吃点,这个真的很好吃。”祥鸢将手里咬了一口的花生酥递到秦风的嘴边。

孔秦风低下头,尝了一口祥鸢伸到他嘴边的吃食。只是尝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头,“你也喜欢吃这个花生酥?”

“什么是也喜欢呀,这个花生酥这么好吃,甜甜的香香的,一口吃下去….”

“一口吃下去,酥酥的,软软的,很幸福对不对?”秦风索性从那一大堆的吃食里面找出了那一大包花生酥。拿出一块细细的吃起来。

“秦风哥哥你好厉害,竟然连我想说什么你都知道,真神了。”祥鸢崇拜的看着秦风。

祥鸢不懂的事情将远远没有这么多。

《安若逢鸢》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