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最佳幸福》最佳幸福 小说 straight(直人文) 最佳幸福年上攻

最佳幸福

现代言情连载中

紫苏落葵新书《最佳幸福》由紫苏落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昭华,小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停电,停电,让我极度悲催,更新时间都没法定。还

|更新:2021-02-01 00:03: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紫苏落葵新书《最佳幸福》由紫苏落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昭华,小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停电,停电,让我极度悲催,更新时间都没法定。还

《最佳幸福》免费试读

(停电,停电,让我极度悲催,更新时间都没法定。还请大家见谅。收藏,推荐票,粉红票,长评,支持一下,哈。谢谢)

按照爸爸的说法,青瓷花瓶的主人会在第二天亲自来清风镇。所以,苏婉儿父女一大早就在家等着。除了必要的三餐,皆没有出门。

苏婉儿给秦喜玲发电子邮件,又登陆MSN,都没有看到她在线。只看到她MSN签名:挪威,我来了。

看来,这家伙真不靠谱,这会儿又晃荡到挪威去了。即便联络上,估计还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MSN上,周瑾的头像也灰着。苏婉儿算了算日子,已\有好几个月没见到周瑾了。上一次,在MSN上说话,还是她刚进公司,对外贸这行有点小紧张,于是刻意等到大半夜,询问在地球另一端的周瑾,陶瓷工艺品以及用具在国外的前景。那时,似乎听他说要回国。

其实,如果要找他,可以去“最神话”里找他的。他曾说过他有参与设计和投资这款很火的网游。算是他和几个朋友的共同梦想。

但苏婉儿一直认为网游是那些钱多得发慌、或衣食无虞的人用以消遣的。而她没有良好家境、强大关系网络,也没有传说中的异能,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打拼。所以,她从来不去碰网游。尽管在认识的这几年里,周瑾曾有好几次让她去瞧瞧他的梦想,以及他最近改进的地方,她都没有去。虽然她不得不承认周瑾发过来的那些图片真的很美,很打动人心。

他似乎说要回国,这一次,怕找他也是来不及,何况是这么大一笔钱。苏婉儿暗想。到这时刻,算是彻底放弃周瑾这一条路。

翻来覆去一晚上,加上一大早的探查,还是只剩下陈昭华这一条路。

其实,陈昭华跟苏婉儿私交不错,有段时间几乎每晚临睡前会在Q上胡说八道,也或是很正经地讨论一些学术或者市场问题。她面临实习时,陈昭华也叫过她去他的公司。她也考虑过去,但自己没工作经验,没资历,去陈昭华的公司,到底做什么,自己没底。并且因为是熟人,苏婉儿怕这一去真就长了惰性,不能得到真正锻炼,于是婉言谢绝,说去南边看看,有个模样了,才敢去见他。

陈昭华在Q上作痛心疾首状说苏婉儿嫌弃他。苏婉儿赌咒发誓,陈昭华哈哈笑,说随时欢迎脱胎换骨的苏婉儿去京城就职。

虽然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但能得到别人的帮助,这也是一种成功。苏婉儿打开电脑文档,开始拟写发给陈昭华的电子邮件,以及打电话时该有的措辞。

苏婉儿正反复推敲,一直坐立不安的爸爸忽然喊:“小乔,你能有什么办法?”

“啥?”苏婉儿抬头,看到爸爸一脸担忧,略一想,便陡然明白爸爸在想什么。

她心里一酸,随即扯出笑容,安慰他说:“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做让苏家蒙羞的事。再说了,即使把我卖了,也值不得那青瓷瓶子的钱。”

“小乔,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担心——”他大约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样直接地说出来,脸上有尴尬的神色。

“你不要担心,我只是找一些朋友看看。”苏婉儿说。

爸爸沉默一阵,缓缓地问:“什么样的朋友?”

“我大学的学长,进入学校名人堂了的。”苏婉儿的回答,总觉得爸爸的神色很怪,于是又补充一点,说:“爸,只要今天我们见见青瓷的主人,与他谈妥一个价码,请个普通律师做个见证,这之后的事,我试着跟那学长借一下钱,就可以办妥了,你不要太挂心。”

爸爸一直在摆弄青瓷的茶具,过了许久才说:“瓷窑比较古老,会值一点钱。房子的话,最近这里很多人过来开发,原本也在谈卖地的事。虽然不够,这些总是身外物。”

瓷窑与这老房子对爸爸来说很重要。她很清楚。

如果自己可以守护,为何又要留下这样的遗憾给他呢。于是她立刻打断他的话,说:“你不要担心那么多。我马上就工作了,欠了钱,努力工作就可以还的。”

“小乔,我知道你懂事,但外面的世界很凶险,再说一百多万——”爸爸又再度沉默。

“我还很年轻,之后还有很长的岁月,钱是可以还上的。”苏婉儿安慰爸爸。

“人家借钱给你,不是什么高利贷之类的,欠的就是情。”苏爸爸指出,脸色有些不好看。

苏婉儿不语,却听爸爸又絮絮叨叨地说:“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只是这些年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你又一直这样乖巧,从来不犯什么错误。我甚至连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我也知道你懂事,可是,你一个女孩子家,刚刚工作,这一百多万的,不是一百多块。你就说得这样轻松。小乔,我已经失去你哥哥和妈妈,我不想再失去你。”

爸爸的叙述有些语无伦次,苏婉儿却总算是听清楚了,他还是担心自己违法乱纪,跟哥哥一样的下场。

“爸,我要的是幸福生活。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命运去开玩笑的。你要相信我。”苏婉儿试图安慰他,却发现语言这样的苍白无力。

“小乔,不是爸爸不相信你。而是有一件事一直梗在我心里。我想问问你。”爸爸说到这里,紧紧抿唇。

苏婉儿看他的样子,有些摸不着头脑,说:“爸,你问吧。”

可木讷的爸爸就是沉默好一阵子,足够急死人了。苏婉儿不得再度催促。他才缓缓地说:“当年,你妈妈生病缺钱,后来有个年轻人来医院替你妈妈付了医药费就走了。我没来得及问,于是就以为跟你哥有关。可是我曾问过你哥,他说不认识。那时,我忙,但也听人说,你有几天没回家。而且我看有次去买饭,看到那人到医院找你。我那时很担心,准备跟你好好谈谈。可是后来你妈妈去了,我也没心思,你也没异样,我带你回江南来,也去改了名字,这些年这事就搁在我的心里。小乔,那个人是谁。”

苏婉儿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一是因为当年的事,她以为那几天与四少的相处是隐秘的,不料木讷老实的爸爸早就知道;二是因为当年以为爸爸凑到的钱竟然是四少派人来出的。

“那人是谁?是不是这次你要麻烦的人?”爸爸的语气,第一次有了咄咄逼人的意味。

苏婉儿沉默,不知道该不该将当年的事说出来。在这犹豫之间,爸爸厉声道:“小乔啊,你可知道有时候拿人钱,就没法跟这个人平等站在一起。尊严上就低了一等。如果要影响我女儿的人生,爸爸宁愿锒铛入狱。”

“你想多了。”苏婉儿“嗖”地站起来,依旧是阴雨的清风镇,让人感觉有些凉。她去披了一件衣裳,在这过程中,她已经想得明白,那就是将当年的遭遇,或者奇遇告诉爸爸。

于是,等再度回到廊檐下,她很平静地叙述,声音不大。爸爸听得目瞪口呆,其余的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十分后怕,毕竟苏婉儿当时可以说命悬一线。

“我让你去找你那该是的哥,差点害了你。”爸爸十分懊悔。

苏婉儿正要安慰说那是意外,门外却忽然有敲门声。爸爸去开门,苏婉儿却依旧在廊檐下做着,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一个穿米色夹克的,正是昨天在巷子拐弯处撞见的那人。

那人走进来,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了看苏婉儿,脸上有一种似有若无的笑。

这种审视的目光让苏婉儿很不舒服,她在深宁不止一次看到过这种审视,至少在那天下午来的人之中,除了那个四少,其余的人全然是这种眼神。

如果在远离深宁的地方也有人能知道悬赏找她的事。那么,一方面只能说悬赏的那个人影响力真是太多,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说那边的人来得太快。

苏婉儿心中起伏,脸上竭力平静,起身在炉子上烧水泡茶,请那人坐。

那人坐下,却还是不经意地打量苏婉儿。爸爸有些按捺不住,问:“王先生,您不是说那瓶子的主人会来么?”

“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不过,应该很快就来了。”这人回答。

原来,他并不是瓶子的主人。苏婉儿又端了几样果品出来,这才问:“那这青瓷的事,王先生可做得了主?”

那人瞧苏婉儿一眼,脸色平静说:“苏小姐不要担心,我家主人很快就来的。他会亲自跟你谈。”

这人叫她苏小姐,可是爸爸并没有向这人介绍过她。就算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这样笃定地叫她苏小姐。那么,他确实是知道悬赏的事。看来,有些事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不过,她要假装毫不知情,只是笑了笑,说:“那敢情好。毕竟这是个意外,谁让那只该死的黑猫长途跋涉到清风镇来捣乱。”

那人脸色陡然有些不好看,苏婉儿看在眼里,于是呵呵一笑,说:“这件事是意外,你大约也知道我们清风镇不养黑猫的风俗吧?那这事,还得王先生跟你家主人说一说。”

“苏小姐别太担心,我家主人不是不讲道理之人,我想一定会要到苏小姐满意的价格。”王先生也一脸的和善。

“好,那我恭候你家主人大驾。”苏婉儿说,一脸笑意。那王先生站起身来告辞,苏婉儿自然很客套留他吃午饭,那人也推辞说跟自己一行人住在镇口的银杏客栈,不用麻烦。

待那人走了,苏婉儿心里是波涛起伏。爸爸却在一旁很不解

《最佳幸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