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安若逢鸢》安若暖傅堔寒 第四章 突来的挑衅 安若逢鸢同志

《安若逢鸢》安若暖傅堔寒 第四章 突来的挑衅 安若逢鸢同志

发布时间:2021-01-30 20:03:4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云泽幽 状态:已完结

云泽幽新书《安若逢鸢》由云泽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孔家,都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正月初五,如期而至,但是祥鸢的养母却没有如约而至

>>>《安若逢鸢》在线阅读<<<

《安若逢鸢》免费试读


正月初五,如期而至,但是祥鸢的养母却没有如约而至。祥鸢从初五起来,一大早就侯在孔府的大门,透着门缝,往门外看着,希望能看到阿妈那熟悉的身影。

其实孔家派出去的人早就回来了,只是带回来的消息,对于孔老太爷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于祥鸢来说,这个消息就跟晴天霹雳一般的。祥鸢每隔一个时辰就跑到大门那边看,孔府门口原本就是闹市,马车行人来来往往,好多次,祥鸢眼看着马车就要转弯停在孔家大门口了,但是最终这些马车都走了,带走了淮庄的风尘。

孔秦风一早上就出门了,祥鸢其实很想找孔老太爷问问她阿***事情,但是每次走到孔老太爷房间的门外,都打了退堂鼓,祥鸢心里对于这个老人是畏惧的,与生俱来的畏惧。

“哟,小丫头,你怎么还没被你的穷爹妈给领走啊,是不是你爹妈不要你了啊!”梅姨太从厨房端着碗银耳汤来给孔老太爷,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孔老太爷的门口来来回回,徘徊不定。她知道这丫头是急了,但是记得昨天孔老太爷去她房里歇息的时候明明含糊的说,祥鸢的养父母是不会来接她的,但是具体的原因的话,梅姨太没有多问,因为孔老太爷最忌讳的就是自家的女人问的太多。

祥鸢在这个孔家,虽然人人对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是她每次都能从梅姨太的行为语气中感受到敌意。所以对梅姨太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好巧不巧的在这里遇到梅姨太,祥鸢听到梅姨太的话,只是低着头闷不作声,祥鸢比孔家的任何一个人都聪明,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

梅姨太见祥鸢听她的话没有反应,觉得自己的挑衅失败了,但是她有点都没有挫败感,反而觉得这是祥鸢对他的一种反抗。

“我告诉你,贱蹄子,你想回孔家门儿都没有,你就是一个克星,克死爹妈,总有一天孔家也是会被你克死的。”梅姨太用他一贯阴阳怪气的语调嘲笑着眼前,已经快哭的孩子,心里对孔伯则积压了很久的怒气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被这个孩子点燃了。“贱人,我告诉你,你就跟你妈一样,哭,就知道哭,装什么可怜,贱蹄子。”梅姨太越骂越起劲,倒忘了,孔老太爷还在房里。

“你到底在说什么!”孔老太爷威严的声音一出,梅姨太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梅姨太立马变了一个脸,转身就要上前搂住孔老太爷,“我没有说什么呢,我逗祥鸢玩呢,对了,老爷,我给你做了银耳汤,你趁热喝了吧。”

孔老太爷看着梅姨太一个人演的双簧,“啪”一个巴掌就抽上了梅姨太的脸,梅姨太一惊,手里的银耳汤也摔了一地。

“我告诉你,我还没死,给我安分点,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就给我滚回你的老家去。还不快滚。”孔老太爷的话在孔家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梅姨太本来还想说几句话为自己辩解,但是还是悻悻的走了。

祥鸢很自觉地蹲下身子,将地上打翻的瓷碗碎片捡起来,祥鸢本来不想哭的,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瓷碗片割伤了祥鸢的手指,鲜红的血随着瓷片碎裂的地方弟到地上,孔老太爷看着眼前的孩子,想到祥鸢这十年来受的苦,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是自己当年把祥鸢和她的母亲赶出了孔府的,可是现在却开始后悔了。

祥鸢将地上的瓷碗碎片都拣好,包在手帕里,面对着孔老太爷,一直想问的问题,还是只停留在嘴边。

“祥鸢,你想问什么,你就尽管问吧。但是你阿妈今天是不会来接你了。”

“为什么呀?阿妈答应我初五就接我回家的呀?我想阿妈和阿爹了。为什么梅姨娘会说我克死了我的阿爹啊妈啊,是不是我阿爹阿妈出了什么事情啊。爷爷,我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有权利知道我阿爹阿妈出了什么事情啊。呜呜….”祥鸢这是第一次在孔老太爷面前哭,祥鸢的心里是苦的,因为梅姨太的话还在耳边。

“祥鸢,你怎么了,爷爷祥鸢这是怎么了啊?”秦风一回到家就看到祥鸢哭的一抽一抽的,手上还有血。

“秦风,你先带着你妹妹把手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处理好了到我房间里来吧。”孔老太爷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

祥鸢的手伤的不深,只是割破了点皮,秦风帮祥鸢上药爆炸伤口,秦风心疼的看着祥鸢,祥鸢的脑子里很乱,乱的像一锅浆糊,因为原本自己就觉得这孔家的的人奇怪,现在看来已经不单单是奇怪了,而是有很多事情瞒着他。

“爷爷,我们到了。”秦风带着祥鸢来到孔老太爷的房间。

“进来吧。”

祥鸢的手被纱布包裹着。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祥鸢,你的阿爹死了。”孔老太爷的这几个字,字字像把尖刀,字字刺着祥鸢的心脏。

“阿爹死了,阿爹年三十那天还是好好地出门的,怎么会死了呢,怎么会死了呢。”祥鸢的心里乱极了。

“我阿爹怎么会死呢,不可能啊。”祥鸢并没有哭,只是眼睛红红的,像是饿极了的狼。“那我阿妈呢,为什么阿妈不来接我,我阿妈呢?我阿爹阿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祥鸢近乎咆哮。

“祥鸢,你冷静点,你听我说。”孔老太爷用手抚摸着祥鸢的脑袋。“祥鸢,我让人去查了你阿爹的事情,的确是出事了,今儿秦风出门,也是为了你阿爹的事情。”

祥鸢觉得更糊涂了,觉得自己才离开岚边镇才短短几天,怎么就生离死别了呢。

“祥鸢你哥哥今天是去给你阿爹还债去了,他欠了洋瑞烟卷行三十块银元。还顺便摆脱岚边镇的老乡把你阿爹给葬了。回来的人说,你阿爹年前去洋瑞烟卷行去上班,其实也就是帮那些洋人去试烟,你要知道这洋人为了赚钱,什么都往香烟里面加,这烟能让人抽上瘾,而那些去试烟的人,一旦抽上瘾,就很难戒得掉,并且身体会一天天的变差。”

祥鸢想象着年前自己父亲的种种迹象,的确,祥生那段时候每天晚上都很晚回家,每天的脸色都不好,好像很累,而且人也消瘦不少。

安若逢鸢

安若逢鸢

作者:云泽幽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云泽幽新书《安若逢鸢》由云泽幽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孔家,都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正月初五,如期而至,但是祥鸢的养母却没有如约而至

小说详情